资讯浏览

在五山城匆匆一瞥——吴怡莎

发布日期:2019/11/19 浏览次数: 2223次

   

    序言:从浙里出发去游学,打开一本引人入胜的书,行走一段心驰神往的路,遇到最美的自己。


在五山城匆匆一瞥/五山城行摄记

     经过一夜火车的颠簸,我来到了五山城。

    五山城是城市的意译名,音译名是皮亚季戈尔斯克(Пятигорск),城市名字的由来跟这里的一座山 Бештау密切相关:在突厥语中 “беш” 是五,“тау”是山的意思,“五山”即指这座山脉有五座山峰。

    Бештау高1401 M,是这片小平原上最高的山。几个世纪以来,这里是山下的村民躲避敌人的突袭和举行一些宗教仪式的场所。据说有人还在山上看到过外星人、雪人怪,以及会飞的火球等等。带着期待远远眺望神秘的Бештау时,真有点像象形文字“山”呢。




    说实话,我曾极力邀请小伙伴一起去感受高加索风情,但几乎所有人都拒绝了我。在他们印象中,高加索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北高加索地区人口几千万,却有五十多个民族,很多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而且这里也是宗教的会合之地,东正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犹太教等多种宗教派别在这里都可能看到,似乎暗示着这边会有些混乱。另外,两次车臣战争以及近年来车臣恐怖分子的一系列恐怖活动,比如被冠以“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大规模的人质劫持事件之一”的别斯兰人质事件,经过大肆报道之后,给人留下高加索地区社会动荡、人民困苦甚至野蛮的负面印象。

   

    我平常是恐高胆小加轻微被害妄想症,但是对高加索美景的感性冲动战胜了理性保守。而只有真正到了这里,我才有资格感叹一句:不来一趟俄罗斯高加索,真是巨大的遗憾。


    这可真是个安逸休闲的城市,作为矿泉疗养胜地和徒步圣地,来这里的很多都是老年人、来享受假期的一大家子以及背着大大登山包的探险者。就像一位跟我讨论中俄人民友好关系的大叔所说,在这里司空见惯的景象是:春天伊始,三三两两的游客结伴慢悠悠地走在路上,两旁的树上新叶嫩绿茂盛。郁金香花已经开了,红的、橙的、紫的,色彩缤纷。深入接触五山城之后,我更是把他当做了我的世外桃源。


一、尝个鲜,喝杯矿水


    高加索矿水区号称世界三大黄金水源地之一。据说,雨水、冰川水流入地下深处的岩层,经过长期的物理、化学作用,融入了各种矿物质元素,从而形成了各式各样的矿泉水。据说这里的矿水含有20种左右矿物质。

    作为矿水疗养胜地,城里有很多矿水博物馆,馆中每一个水龙头里放出来的水,味道是不一样,有些矿眼出来的水带着气泡,很像汽水;有些没有气泡,粗看以为就是普通的“农夫山泉有点甜”,但尝过一口之后,就是一言难尽了:很多泉眼里可能含有硫酸盐,味道很刺激。在城里闲逛时,只要自己带了杯子,就可以随心地来上一杯正宗的高加索矿泉水,一口饮尽,提神醒脑。


                                                               

          高加索山区最常见的是碳酸型矿泉水。在各地的超市里还能看到产自这里的瓶装气泡型矿泉水“нарзан”。“нарзан”在卡巴尔达人的语言中是“勇士喝的水”的意思。这种传说中能起死回生的水对肠胃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精神状态不稳定、记忆力衰竭很有用,但我喝过一次后,不到万不得已就不敢买这个水了:味道比矿水博物馆里的好一些,但每次喝水前都要心理建设。俄罗斯的气泡型矿泉水普遍卖得比普通的矿泉水便宜,这让我很怀念有点甜的“农夫山泉”了。

                                                               


二、爬个山,感受自然

 

   长河里,高加索的山与人相看两不厌。或许在爬着山、赶着路或者采摘草药时,人们的脑海里开始酝酿关于身边这一座座山的故事。据说厄尔布鲁士原是高加索地区平原上的王。他有一个儿子叫Бештау强大而勇敢的Бештау和美丽温柔的Машук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当两人喜结连理时,厄尔布鲁士出来搅局了,因为他也喜欢上了儿媳妇。于是,他把儿子发配边疆,并趁机把Машук占为己有。得知消息匆忙赶回的Бештау救走了Машук厄尔布鲁士还是不放过他们。最后,在父子的对战中,厄尔布鲁士把儿子砍成了五段,而 Бештау把父亲的头砍成了两半。Машук见到爱人已死,也自杀追随爱人而去。

    听完这个故事后,不得不佩服天马行空的先人们:现在我们看到的厄尔布鲁士山有东西两峰Бештау有五座山峰МашукБештау近在咫尺,相对无言。带着故事爬山,我也似乎进入了“看山不是山”的境界了。

        Машук就坐落在五山城中。身高994M的Машук真是一座挺温柔的山:山路不是很难走,山上郁郁葱葱,紫色、白色、黄色的野花稀稀疏疏四散,像是她裙子上随心装点的花纹。下午的阳光透过高高的树照进来,细碎的暖光温柔了遍地的白花。

    可高加索的天气像个任性的小孩,说变就变。傍晚时分,黑云压城。沉重浓密的乌云遮住了太阳,但仍有细碎的阳光穿透层层乌云普照大地,同时暖黄的光因照亮空气中的灰尘而清晰可见。穿透乌云的阳光给人神圣感,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把这种云隙光叫做“耶稣光”了吧。天黯如铅,云层沉甸甸的,似乎就要坠落到我头上,俯视山下只有豆点般大小的建筑,不得不感慨,“无穷宇宙,人是一粟太仓中”。

                                                               

     尽管从五山城到厄尔布鲁士山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但大多数来此的游人还是会选择从这里出发,一睹厄尔布鲁士Эльбрус的面容,毕竟这是高加索山脉最高山峰,亦是欧洲第一高峰。

   厄尔布鲁士是一座休眠火山,传说中提到的厄尔布鲁士的东西二峰实际上是两个火山口。据说,站在厄尔布鲁士的顶端眺望,在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黑海、里海、格鲁吉亚的城市以及土耳其。登高远眺,山登绝顶我为峰,睥睨脚下世界的那种感觉,着实令人向往。

   可惜的是一般的索道只能带我们到三四千米的地方。但这高度,就已经很让人难受了:山上风很大,还挺冷。要想四处转转的话,还是得蹚到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要是天气不好,山上忽然下起了雪的话,那么,风裹挟着小雪花一股脑朝着人冲过来,温柔的小雪此时也成了刺人的小刀片。所以,哪怕上山一小会,也要准备好脸上的面罩和手上的手套。

                                                              

    当5642米这个数字从书本上跳出来,变成了眼前巍峨的山峰时,才真真切切地明白,征服一座高山从来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是这座欧洲第一峰。关于谁是第一个征服这座山的人是很有争议的。不过,令我感兴趣的还是传说中的Ахие Саттаеве。据说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他不知疲倦,能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步行数天;他曾九次登顶厄尔布鲁士,最后一次登顶是在他121岁的时候。想象着矍铄的Ахие Саттаеве在漫天飞雪中逆风攀登,在山顶一览群山小的场景,不禁为自己的弱小畏缩感到汗颜。想要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看别人看不到的风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是追梦的硬件。

                                                              

    五山城里山上的树都已经苏醒了,树叶翠绿,生机勃勃。但这里还是一片荒芜:山脚下的雪融了,露出了黄褐色的泥,树木光秃秃的,依旧无精打采。两三千米高的地方,还是雪的天地,高山白雪,欣赏不绝:蓝天白云衬托下的连绵雪山平和而安详。看着巍峨雪山时,我的嘴巴失语、脑子空白。雪洁白温柔,显露出来的深黑色山体粗粝坚硬,轻轻柔柔的白云穿梭在这白与黑的组合间。我的全身似乎就只有眼睛在积极工作,想要看尽这雪山覆盖的所有秘密。

    五月份,山上的滑雪场还开着。很多人穿得厚厚地,享受着沿山体滑下带来的快感,近距离地与这座名山亲近

                                                                      

    被白雪覆盖的厄尔布鲁士山,也预示着,山区的徒步季还没有真正来到,从六月份开始,会有越来越多的徒步者来这里探索自然之美。看着山下集市里贴出来的各种徒步路线和绝美风光,心里比上交期末考卷前一分钟发现一道大题错了还难受。厄尔布鲁士,偷偷跟你约个还遥遥无期的“下次”吧。

                                                              

    在山下поляна Азау的一片树林里,我遇到一个自称登顶过厄尔布鲁士山三四次的老者。他骄傲地说曾经带领普金攀登过这座山。他叨叨絮絮地、用着俄语和英语向我讲述他的故事。他是战争时期辗转来到俄罗斯的异乡人,一生漂泊不定,无儿无女。他现在在俄罗斯已经十五年了,慢慢地也迫于生活所需学会了一些基本的俄语。他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一般住在山上的大本营里,也时常在野外露宿。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说着生活中的趣事。虽然在很多人眼中,他是个流浪汉,是个失败者,但他享受着这样的生活。他喜欢在夏夜里躺在地上,抬眼就能看到星星。星河浩瀚,他沉浸在那些遥远的星光里,任思绪遨游,脑海里的天文知识也像星球一样转了起来。他热爱天文,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中国深造天文。他说,厄尔布鲁士是座神山,山上住了很多灵魂。村民相信他能和山沟通,能和灵魂交流,很尊敬他,常常给他带吃食来。他还曾看到过盘旋在山上的不明飞行物,他觉得那是外星人在探测地球。我和他聊天时间就大半个小时,但我很喜欢这个奇怪的老爷爷。分别之际,他稍微整了整衣服,我给他拍了这张相片。这就是他了,白色的大胡子凌乱着,穿着厚厚的冬天的棉衣棉裤,衣服上有很多口袋,仿佛就这些口袋就能装得下他流浪的生活。整个人圆滚滚地显得很笨拙,他随身背着一个大水瓶,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点饼干、一个苹果和两个橘子。


                                                              

    有人问我,这个老爷爷是不是在说胡话。我想,旅程中,常常遇见形形色色的人,进行或长或短地交谈:可能是家长里短消磨时间,也可能是畅快淋漓天南地北。或许因为我们知道这一辈子都再难相见,于是有人享受着在陌生人面前伪装的快感;也有人,把难得的知心话说给那些有缘人听,反倒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给人以一吐为快的信任感。我自认为属于第二种人,也相信我遇见的是第二种人。


三、赏个花,品尝美味  

 

    五月份,俄罗斯的春天已经慢慢地来了。高加索地区漫山遍野的杏花粉白:一望无际的草场上几棵大概只有半个人高的杏树上花团锦簌,枝桠稍稍下垂,似乎是承接不住花的重量了;木质的栅栏围成的院子里,三两棵跟农家小木屋一样高的杏树花意正浓,被昨夜的山风吹落的花瓣在地上满满当当地铺了一大圈;爬上附近一座低矮的山,山腰上又是一棵杏树,像是被放飞的粉白色气球,径直奔向天空。杏花在这片绿色大地蔓延,她笑得越灿烂,预示着八九月份的丰收越喜人。                                      


                                                             

    可惜秋天的丰收,我只能在市场里眼花缭乱的食物中一探究竟了。五山城的小市场,拥挤而热闹,有卖鱼卖肉的,卖蔬菜水果的,也有卖干果甜食的。最吸引我的就是各类干果和小零食啦。我最喜欢的是Чурчхела(也就是下图挂在高处的腊肠一样的东西)。这种食品外部类似腊肠肠衣的部分是用水果果汁做的,里面包裹着当地人自制的果酱和巴旦木、核桃等坚果。拿起一根咬一口,独特的水果香味扑鼻而来,口感酸酸甜甜的,果汁的外衣很有嚼劲,每一口就像在吃多巴胺,幸福感满满。而且Чурчхела所含的热量较高,是很好的补充能量的零食,这可能就是高加索地区的“士力架”了。

                                                            

    在这里我最爱的主食是хычины чебуреки这两个食物其实都是饼,一个是做成圆形的,一个是半月形的,里面会放土豆泥、白菜、各种肉泥和一些山区蔬菜当馅料。不同的是,чебуреки是炸熟的,吃起来软软糯糯,满口油香;хычины是平底锅里烙熟的,散发着烙制面食的香味,软而有嚼劲。我最常去的是市场里的一家店,由两个老婆婆打理。她俩除了给顾客收钱、端菜,就是一直背对着我们忙碌地捏面团,做饼。她家的饼皮很软又有嚼劲,婆婆很低调地说,因为她家的面团有独家配方,秘密武器。这也就意味着我以后可能再也吃不到这样好吃的饼了,吓得我赶紧多买了一个。

 

                                                           


四、骑个马,草场走走

 

    抱着“来了高加索不体验一下骑马,那可算是白来了”的想法,我报了旅游团的骑马项目。马场离城市较远,旅游团有大巴把我们载过去。路上,三三两两放养的牛和羊在路旁的小草地上低着头扒拉着嫩草,有些吃饱喝足的就懒懒散散地四处走着,漫无目的。尽管道路上是呼来呼去的汽车、旅游大巴,但他们依旧悠闲随意,气定神闲。

                                                                                                                                                    

    远远地望见马场时,我便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开始扒着窗户极目远望。我喜欢这片草场,绿草一望无际。

    激动地摸一摸马儿的大脑袋,盯着那铜铃一样的眼睛,悄悄嘱咐让她乖一点之后,我艰难地爬上马背,激动地握住缰绳。一个晒得有点黑的、头发乱糟糟的高加索男孩摸摸了马,在马屁股上一拍,马儿就慢悠悠地走了起来。地平面上,马背上的我成了触目可及的天地里最高的存在。当时已是下午四点,山区的天气说变就变,远方的天已是灰黑色,沉甸甸地垂到地平面,不知何处吹来的风带着凛冽。大家重新裹上了外套,微微瑟缩。冷风把我吹得清醒,生平第一次有了“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感觉。

    我在脑海中想象着,穿着鲜艳民族服饰、脸颊上有着两片跟山区晚霞一样淡淡的红晕的哥萨克,他们卸下戎马,驰骋山野,他们有着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豪爽,放声高歌肆意跳舞的潇洒。但我的浪漫想象没维持多久。

                                                          


    我的马儿她脾气有点坏。常常落在队尾,有时又加快脚步一顿猛冲,冲到了别的马跟前又慢下脚步,甩着自己的尾巴,直到听到后面一匹马被硬硬的马尾甩到,鼻子哼唧的声音。她一点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一路上屎尿屁不断。还好,她还算听话,我让她往东她不故意往西,不然估计跟别的马撞上,打起架来,我难免受皮肉之苦。

                                                                           


五、看个碑,作个告别

 

    在五山城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去了莱蒙托夫决斗的遗址。从儿时随外祖母来矿泉疗养,到被流放纸高加索,再到与马丁诺夫决斗,血洒高加索,莱蒙托夫和高加索山区之间有着深深的牵绊。

他把高加索视为“自由的故乡”,毫不掩饰对高加索的热爱,我喜欢他直白地倾诉衷肠:“来过一次,就不可能把它们忘记:正像爱我祖国美妙的歌曲似的,我爱高加索”(《高加索》)。还记得那个来五山城的夜晚,我坐在颠簸的俄罗斯小火车上,盘腿坐在卧铺上,读着《莱蒙托夫诗选》和《当代英雄》,偶尔从莱蒙托夫笔下的世界抽出神来,望望窗外的夜色。心中的遐想和激动似乎还在昨天,转眼就要离开,重新回到书中的高加索世界了。还好,从此我也有了关于高加索的记忆,除了遐想,我还可以共鸣。

                                 


    莱蒙托夫的决斗遗址在山脚下的一片树林里。密密麻麻的树像是要把这一段历史掩埋,但人们在这里树立起了纪念莱蒙托夫的方尖碑。利剑一样的碑直指苍天,子弹一样的圆柱圈起围栏,角落里的四只秃鹰注视着耸立的碑身。通往碑体的台阶不多,无须拾级而上便可献上一束鲜花,对心目中的那个自由的灵魂致以敬意。1841715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一个生命戏剧般地终结,此后,一群人把这一天用作悼念。莱蒙托夫像一盏灯,用自己的情感与才华照亮俄罗斯大地,高加索的一山一树一花也因着流传的美妙文字,在有心人眼里更添风情。

                                                                

   高尔基说,莱蒙托夫的一生是“一曲未唱完的歌”。于我,高加索也是“一曲未唱完的歌”,那是一首一直萦绕耳畔的歌,听不到曲终,我心就不会散。

 

 

2016级本科生 吴怡莎

2018.09-2019.06 莫斯科普希金俄语学院交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