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浏览

留学感想—杨诗怡

发布日期:2017/8/23 浏览次数: 3866次
    透过暖窗,看到正在铲雪的大叔们,绿色的工作服成为茫茫白色中平静的点缀。只剩一双灵动眼睛露在外面的小姑娘摇摇晃晃地跟在妈妈身后,时不时转过身来,似乎在寻找什么。雪花偶尔飘落,随风旋转,分散,然后与大地融为一体就像一个月前,晚上打开窗遇到的第一场雪。
    记得高中下的每一场雪,因为只有它能将沉浸在复习与考试紧张氛围中的我们吸引,但这样的兴奋常常是转瞬即逝的,南方偶尔的湿雪,要么消失于淅淅沥沥的小雨,要么在温暖的阳光中融化。
看到久违的雪,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套上外衣,就兴奋地跑出了宿舍楼。灯下,雪如钻石一般,熠熠闪光。这里的雪是下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大,几乎是小半天的时间,原本还是路径分明的操场,此刻已经浑然难辨。故意走进那些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小道,听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远处两个俄罗斯学生正在练习拳击,偶尔嬉闹,两个人大字型躺到雪里。仍旧有有晚间锻炼的人,戴着帽子,手套,哈着寒气很快从我们身边经过,这才觉得冷得不行,不舍地离开,无比期待明天的到来。
    每次进入学校,都会在内心呼喊一句“天堂啊!”,生活在南方的我们,真真实实地体会到暖气的重要性。现在能理解为什么俄罗斯人总是行色匆匆,表情严肃,一言不发,这样的气温多呆一秒都是煎熬。然而温度对于爱美的俄罗斯姑娘并不是问题,长靴,丝袜,短裙依旧能够傲然走在冷风中。在连下了一个星期的雪,上课时老师抱怨好冷的时候,却被告知真正的冬天还远远没有到来。突然脑中清晰地浮现课本上的一句话:当你体会过俄罗斯的寒冷之后,你就可以勇敢地告诉别人,什么是真正的寒冷!
    已是寒冬,零下二十度左右的温度终于令我们怀念起那些曾“以为”是冬天的日子。于是穿上最后的雪地靴,长及脚踝的羽绒服,带上厚实的手套,走在室外,头低得只看得见脚下的路。即便如此,还是体验到了真正“刺骨”的寒冷,没有知觉的,甚至感觉不到手指的存在,寒气似乎总能找到入口,侵入你的骨髓。在如此的气温下,父母们还是经常会带孩子们出来散步,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随处可见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们。想到那天在克里姆林宫外大草坪上的景象,4,5岁的小孩们在厚厚的积雪上嬉笑打闹,偶尔有那么一两个退却的,父亲就会鼓励他们说“Давай, ты мучжина!”。看来战斗民族就是要从小培养的吧。
然而雪中的喀山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特别是落日时分,眼前的色彩可以用“绚烂”来形容,像从童话中剪出的场景,空旷,温柔。几张长椅安静地埋在雪里,纤细的矮树枝结着树挂。让人联想到Максим Грек所描绘的俄罗斯的肖像,静默,沉思。

    回想我们刚刚到达喀山,是九月末,在国内依旧是可以称得上炎热的天气,但是一出机舱门就感受到了所谓的纬度差异。喀山的雨是和着风的,带着傍晚的一丝嘈杂,机场不大,人流稀少。我们到来恰逢金秋,清楚地记得阳光透过金黄的树叶缝隙,折射出一种希望的感觉,记得落日时走在小树林旁被落叶点缀的小道上,迎面而来的夕阳带来的惊艳。


喀山最繁华的街道——鲍曼街


    惊异于这个地方生活的慢节奏,早晨9点钟开始缓缓运作的城市,上班时不紧不慢的工作人员,偶尔还会出于好奇和你闲聊。生活在这里,最令我们头疼的便是吃饭的问题,虽然学校会有食堂,上下学路上小吃亭也不少,但是却总不习惯这里的食物。第一次到餐厅点了红菜汤和沙拉,那种味道大概终生都难忘。俄餐的确有自己的独特的口味,但总觉得缺少了我们中华料理的营养与口感,这里“пирожки”种类繁多,但是总有一种油腻的感觉。时间越久,越怀念祖国的美食,这大概是我们这帮留学生最一致的心声。
    在这里,自己下厨就成了必然的选择,蒸米饭会煮成稀饭,炒菜盐放多了最后煮成一锅汤……总而言之,最初我们做饭都是靠天意。但久而久之,我们发现,其实做饭还是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把普通的食材变成一盘不仅仅是能吃,而是可口的菜,也能算得上是一种魔术吧。熟能生巧,现在什么火锅,大盘鸡,葱油拌面,甚至是包子尝试久了都不在话下。不过,偶尔会因为这里的油烟机功效太差,做饭油烟太大,被宿管大妈批评,零下十几度也要开着窗颤抖着做饭。
    跟俄罗斯人交流总会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幽默,跟在街道上不苟言笑的他们相比,交流过程中的他们则更为开放直率。不过,只有一点让人难以接受,那就是他们的时间概念。或许你跟他们约好时间地点见面,但是在约定的时间他们却消失了,不仅如此,短时间内还找不到他们。当你气愤,失望地回到家,他们却缓缓地回个信息给你,各种借口。向周围的同学吐槽,却发现大家都有类似的经历。令人无奈的是当你觉得不守时已经是件非常令人不快的事的时候,再次见面,他们却能当作完全没有事发生一般,让人好气又好笑。
    至于上课,由于离学校太远,需要提前两个小时起床来坐公交,即便如此,还是会在满是乘客的车厢内挤得透不过气,只要有一点缝隙,俄罗斯人都会继续往里面挤。毕竟也是他们的一种性格特征。不像在国内自动投币的方式,大概是为了节约时间,这里的每辆公交车都会配备一名“кондуктор”负责在车上来回穿梭收取费用,由于人太多,有时他们还会再次问您有没有付钱,不过这种情况我遇到的很少,也许熟能生巧,他们已经能够准确地判断谁交了钱或者谁没有交吧。到学校已经是接近上课时间,加上存衣服“гардероб”,几乎每次有早课还是比较赶的。
    放下装满了复印纸的书包,我们在这上课没有课本,每次的课本都是记录在手机上或者电子版打印的。走进教室,狭小(相对于国内而言)却温暖的空间给人一种平静清爽的感觉,陆陆续续同学们也踏雪而来。没有上课铃声,按下手机,已经上课过去十几分钟了,红桃皇后又要迟到了,脑中立刻浮现出Oльга的招牌微笑,微胖的身材,圆圆的脸蛋,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想得出神,缓缓而来“Здравуствуйте!”。新的一天从头疼的语法开始。
但是这不意味着上课就很无趣,这里的老师上课有那么一点随性,常常聊到一些别的话题,比如中国和俄罗斯的一些谚语,童话,文学等等。最喜欢的是文学课老师给我们上的普希金《暴风雪》的那一课,命运的安排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也向我们展示了俄罗斯人坦诚的爱情观,课的最后,老师也微笑着祝愿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等到那个命定的布尔明,穿越风雪,只为找到你。
    除了学习俄罗斯的民族歌曲之外,我们还会参加一些音乐晚会,欣赏来自不同民族甚至国家的同学们的表演。由于喀山是鞑靼斯坦自治共和国的首都,每次晚会都会有不同的民族参加。各具特色的民族舞蹈和绚丽的民族服装总是令人惊叹。偶尔他们也会举办一些民族工艺品展览,毛毡艺术品,刺绣,布娃娃,一针一线都是人工制作,虽然不精美,但总能给人一种异域风情之感。


留学生节表演


    不仅仅是艺术品,喀山还保留了鞑靼风格的建筑。喀山克里姆林宫遗址群也是俄罗斯境内唯一一座幸存下来的鞑靼城堡。原本克里姆林宫在印象中一直是很模糊的,比较接近这个概念的便是莫斯科红场上被城墙环绕的一系列建筑。喀山的克里姆林宫虽然不如莫斯科的雄伟华丽,但有着自己的历史风韵与内涵。
    拾级而上,到达了正门前的五一广场,广场上有一个被束缚着的人像——穆萨贾利勒雕塑。他便是鞑靼民族的诗人,死于二战期间的柏林,雕塑便是为了纪念他而建。被称为“喀山王冠”的库尔.谢里夫清真寺也是必去的一个景点,有人说这里是世界上25座最美的清真寺和教堂建筑之一。在16世纪中叶,俄国军队在伊凡雷帝的率领下,三次举兵攻打信奉伊斯兰教的喀山汗国,并成功占领了都城喀山。传说,伊凡雷帝将喀山可汗的王冠带回了莫斯科,正是这个“喀山王冠”的造型给库尔谢里夫清真寺的主建筑师带来了设计灵感。
    不过我最喜欢的一个建筑是“Башня Сююбике”,据传说,伊凡雷帝在看过美丽的鞑靼皇后苏尤姆别卡的画像后,就派媒人到喀山提亲,但是被拒绝了。后来,愤怒的伊万雷帝以毁灭喀山为威胁逼婚。为了保全喀山人,苏尤姆别卡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但同时请求得到一件不寻常的结婚礼物——一座喀山最高的塔楼。这座塔楼仅用了短短的七天就建成了,在建成的那一天,苏尤姆别卡登上顶楼,纵身一跃,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贞洁。看到这座如今已经偏离中轴两米的塔楼,就会想象到那纵身一跃的毅然决然,凄美而深刻。


夜晚的库尔.谢里夫清真寺


    打开窗想要透透气,寒风吹起书页,一片雪花落在手心。过去的两个月被雪水浸泡,秋风吹拂,呈现出最鲜明的颜色。
    来这里的两个月,最深刻的印象便是雪,在一片纯白中与这座俄罗斯的城市相识,总是走不完 “Татарская улица”,看不完在阳光下飞舞的雪花,以及学长望着火烧云说出的那一句“红烧肉”。
    回首望去,突然发现,原来那些“曾几何时”不过是在记忆里生根发芽,恍如昨日罢了。时间总是过得如此之快,悄无声息,金秋时节的远去,严冬的登场,春来的期盼,夏日的告别,对于俄罗斯的一切似乎还仅仅是浅尝辄止,登机挥手的景象就已经真真切切地浮现了,还未离开,就已经开始怀念。只是希望在剩下的日子继续去感受,毕竟多年以后仍是可以回来找寻,在这里,我们安然无恙的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