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浏览

王璇 寒冬里最温暖的时光

发布日期:2017/8/23 浏览次数: 3889次
寒冬里最温暖的时光

——索契游记


这是一个高三那年地理试卷上常常出现的城市,东北的高加索山脉挡住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南方的黑海又吹来温暖的风,造就了地球上最北端的亚热带气候。索契——俄罗斯最狭长的城市,也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城市之一。

由于航班的缘故,凌晨三点才抵达了索契的机场,一出机场就感受到了索契的气温的魅力。拖着重重的行李穿过人行道,映入眼帘的就是巨大的奥运五环,在黑夜里透着绚丽的光彩。



回到住所之后我和诗怡倒头就睡了,第二天被窗外的阳光叫醒。长久在阴冷的彼得堡,大概一个冬天都没见过太阳,觉得格外激动,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句:какая хорошая погода!
第一天我和诗怡就直奔最主要的景点之一——索契奥林匹克公园。可以在阿德勒坐公交124c直达,在上车的地方下车可以直接回市区。奥林匹克公园很大,我们租了山地车骑行环绕了整个公园。



菲施特主体育场是由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伦敦碗”的设计者populous设计的。在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颁奖典礼期间使用。
它是根据俄罗斯的菲什特山(Mount Fisht,高2857米)来命名的。体育场倾斜的外观对应了它地处海岸线又背靠大山的特点,夜晚点灯后将成为一座色彩斑斓的场馆,外部采用透明全玻璃结构,据说这一设计灵感来源于体育场所处的地理位置以及多山的背景,十分巧妙。



从公园出来就是滨海大道,黑海很是清澈,只是没有热带海滩的白沙,这里因为温泉的原因,鹅卵石滩都是温热的,伴着晚霞在海边骑车很是舒服。索契海事码头是俄罗斯唯一一个为游客设置的游船码头,很可惜我们由于时间原因没能出海。
索契黑海是俄罗斯宇航活动的返回地,各种航天器和宇航员在这里回到地球,除了俄罗斯的宇航员,还有其他各国的宇航员,世界第一个离开地球的宇航员,加加林也是在这里降落的。



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第二天直奔Роза хутор(玫瑰山庄)。一路上看到了许多专程飞来索契滑雪的游客,一家老小带着各式各样的滑雪装备显得格外“俄罗斯”。 玫瑰山庄位于著名的滑雪胜地——红波利亚纳埃斯托-萨多克村。红波利亚纳大致分为三个区块,就是三个山头,高尔基镇(Горки Город)、阿尔皮卡镇(Альпика)和玫瑰庄园(Роза Хутор)。这三个镇子相距都不远,基本上就是这个村那个村的距离,开车几分钟就到。
小隐隐于世的可以说是索契最精华的地方——红波丽亚纳。这是索契冬奥会所有滑雪比赛项目的场地,属于奥运级别的雪道,拥有一系列的高山滑雪道,从适合初学者的简单级到高难度的雪道满足不同的人群。
同时也是普京本人非常喜欢的滑雪场,他每年都会去那里滑雪。
    虽然说红波利亚纳是深山里一个普通的小镇,但却因了周围的一片雪山成就了它的名气,即使在冬季降雪丰富的时节红波利亚纳的气温也极少将至10摄氏度以下,该地冬季平均气温在零摄氏度左右。充足的山地日照和几乎无风的自然条件使人甚至可以在雪地上晒太阳。高山之间,冰川、河流和湖泊交错着流入黑海,这一切为红波利亚纳赋予了非凡的美丽。
除了滑雪,这里能玩的娱乐项目很多,最有特色的就要属直升飞机游览了,想象着远离地面几百米,伴随着飞机的震耳轰鸣声,360度无死角的包揽高加索山脉的群山峻岭,黑海的化身成一刻璀璨的明珠镶嵌其中。
下午我们回城来到了斯大林故居 Зеленая Роща。一生毁誉参半的斯大林,最爱的地方就是索契,但是现在索契见到的雕塑和画像大多都是布尔什维克的先驱列宁同志,而斯大林的影子已经很少了。索契的历史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正是由于斯大林偶然发现了这片黑海高加索海岸的开发潜力,才有了为苏联的工人阶级打造一处“社会主义天堂”疗养胜地的决定。这一切源于上世纪20年代斯大林在马采斯塔的第一次洗浴。在洗浴的第一道程序之后,斯大林不但立刻感到了轻松,其风湿痛似乎也奇迹般地消失了。这也是他决定每年来索契度假的原因。1934年,在斯大林指示下,超过10亿卢布被用于索契基础设施建设,这在当时是相当大的一笔投入。在疗养地附近还建有一条当时被称为“斯大林大道”的特殊收费公路,现被更名为“疗养院大街”。之后这里铺设了供水管线,修建了公园,还建造了多家疗养院。
结束了第二天的行程,第三天我们前往了阿訇山了(Ахун),开始了我们的登山之旅。索契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在这里你能看到许多亚热带甚至是热带的植物,自然阿訇山的青葱也是让我们叹为观止。一路上鸡犬相闻,到处都是乡间的дача。阿訇山位于索契东南7公里的索契国家公园里,最高点海拔662米,山顶有一座瞭望塔,可以俯瞰索契、阿德勒、菲什特山和黑海的景色。为了能够登上这座瞭望塔,我们开始了漫漫的登山之路,路上几乎没有人,走了没多久就觉得很累了。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叔开车路过,热情地载我们抵达了山顶。
美丽的阿古拉峡谷(Агурское ущелье)坐落在山下,拥有怡人的水潭和瀑布。附近的山上还有一处“鹰崖”视野开阔,座落着普罗米修斯雕像——据说啄食普罗米修斯的鹰就在这里。


 下山以后,我们去了不远的阿古拉瀑布。有个很凄美的故事,美丽的姑娘阿古拉被推进了深渊,最后化身成这蜿蜒的溪流,最后成就了美丽的阿古拉瀑布。



趁着最后一段空闲的时间我们坐车前往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博物馆。凭学生证可以免费参观,但是照相需要买票100卢布。在这里,奥斯特洛夫斯基已经病入膏肓,他的妈妈和姐姐照顾他,但也就在这里由他口述,妻子代笔的自传体文学巨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问世。奥斯特洛夫斯基用了三年多时间,写成了长达30多万字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经过几番修改,1932年开始,小说在《青年近卫军》杂志上连载发表。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临终之际,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Самое дорогое у человека – это жизнь. Она дается ему один раз, и прожить ее надо так, чтобы не была мучительно больно за бесцельно прожитые годы, чтобы не жег позор за подленькое и мелочное прошлое, чтобы, умирая, смог сказать: вся жизнь и все силы были отданы самому прекрасному в мире – борьбе за освобождение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
临走的时候恋恋不舍,不知道是因为怡人的温度还是诱人的烤肉,也许是因为有最好的朋友在身边,又或许是因为索契人民那温柔的心吧。


俄语1401 王璇